茅屋为秋风所破歌

八月秋高风怒号,卷我屋上三重茅。茅飞渡江洒江郊,高者挂罥长林梢,下者飘转沉塘坳。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,忍能对面为盗贼,公然抱茅入竹去。唇焦口燥呼不得,归来倚杖自叹息。俄顷风定云墨色,秋天漠漠向昏黑。布衾多年冷似铁,娇儿恶卧踏里裂。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。自经丧乱少睡眠,长夜沾湿何由彻?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。呜呼!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!

八月秋高风怒号,卷我屋上三重茅。茅飞渡江洒江郊,高者挂罥长林梢,下者飘转沉塘坳。
八月里秋深,狂风怒号,狂风卷走了我屋顶上好几层茅草。茅草乱飞,渡过浣花溪,散落在对岸江边。飞得高的茅草缠绕在高高的树梢上,飞得低的飘飘洒洒沉落到池塘和洼地里。
秋高:秋深。怒号(háo):大声吼叫。三重(chóng)茅:几层茅草。三,泛指多。挂罥(juàn):挂着,挂住。罥,挂。长(cháng):高。塘坳(ào):低洼积水的地方(即池塘)。塘,一作”堂“。坳,水边低地。

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,忍能对面为盗贼,公然抱茅入竹去。唇焦口燥呼不得,归来倚杖自叹息。
南村的一群儿童欺负我年老没力气,竟忍心这样当面做“贼”抢东西,毫无顾忌地抱着茅草跑进竹林去了。我嘴唇干燥也喝止不住,回来后拄着拐杖,独自叹息。
忍能对面为盗贼:竟忍心这样当面做“贼”。忍能,忍心如此。对面,当面。为,做。入竹去:进入竹林。呼不得:喝止不住。

俄顷风定云墨色,秋天漠漠向昏黑。布衾多年冷似铁,娇儿恶卧踏里裂。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。自经丧乱少睡眠,长夜沾湿何由彻?
一会儿风停了,天空中乌云像墨一样黑,深秋天空阴沉迷蒙渐渐黑下来了。布被盖了多年,又冷又硬,像铁板似的。孩子睡觉姿势不好,把被子蹬破了。一下雨屋顶漏水,屋内没有一点儿干燥的地方,房顶的雨水像麻线一样不停地往下漏。自从安史之乱之后,我睡眠的时间很少,长夜漫漫,屋漏床湿,怎能挨到天亮。
俄顷(qǐng):不久,一会儿,顷刻之间。秋天漠漠向昏黑(古音念hè):指秋季的天空阴沉迷蒙,渐渐黑了下来。布衾(qīn):布质的被子。衾,被子。娇儿恶卧踏里裂:孩子睡相不好,把被里都蹬坏了。恶卧,睡相不好。裂,使动用法,使……裂。床头屋漏无干处:意思是,整个房子都没有干的地方了。屋漏,根据《辞源》释义,指房子西北角,古人在此开天窗,阳光便从此处照射进来。“床头屋漏”,泛指整个屋子。雨脚如麻:形容雨点不间断,像下垂的麻线一样密集。雨脚,雨点。丧(sāng)乱:战乱,指安史之乱。沾湿:潮湿不干。何由彻:如何才能挨到天亮。彻,彻晓。

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。呜呼!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!(死亦足 一作:死意足)
如何能得到千万间宽敞高大的房子,普遍地庇覆天下间贫寒的读书人,让他们开颜欢笑,房子在风雨中也不为所动,安稳得像是山一样?唉!什么时候眼前出现这样高耸的房屋,到那时即使我的茅屋被秋风所吹破,我自己受冻而死也心甘情愿!
安得:如何能得到。广厦(shà):宽敞的大屋。大庇(bì):全部遮盖、掩护起来。庇,遮盖,掩护。寒士:“士”原指士人,即文化人,但此处是泛指贫寒的士人们。俱:都。欢颜:喜笑颜开。呜呼:书面感叹词,表示叹息,相当于“唉”。突兀(wù):高耸的样子,这里用来形容广厦。见(xiàn):通“现”,出现。庐:茅屋。亦:一作“意”。足:值得。

上元二年(760年)春,杜甫在亲友的资助下,在成都浣花溪边盖了一座茅屋,本诗便是杜甫以自己居住的茅屋为描写对象,写下的这首脍炙人口的名篇。诗中描绘了秋天雨夜、屋漏床湿的窘境,展现了茅屋生活的艰辛。但是诗人却宁为天下人的幸福而牺牲自我,想要大庇天下寒士,抒发了他忧国忧民' target='_blank'>忧国忧民的情怀,折射出诗人积极的浪漫主义光辉。

全诗根据内容,可划分为四部分:第一部分为前五句,第二部分从“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”到“归来倚杖自叹息”,第三部分是接下来八句,然后从“安得广厦千万间”到最后是第四部分。

第一部分为前五句,开篇与题目相对应。“怒号”二字音响宏大,一个“怒”字把秋风拟人化,写出了秋风来势猛、声音大的特点。“茅飞渡江洒江郊”,“飞”字紧承上句的“卷”字,是对“卷”的补充说明。“卷”“飞”“渡”“洒”“挂罥”“飘转”,诗人通过一系列的动态描写,勾勒出了秋风卷茅草的景象。综观这五句话,“号”“茅”“郊”“梢”“坳”,句句押韵,读来朗朗上口,画面景象宏大,极富动感,虽没有直接表现诗人的情绪,一个垂老的诗人在风中焦灼的表情已跃然纸上。

第二部分共有五句,写对“群童抱茅”的感叹。该部分继续了第一部分的内容,被风吹跑的茅草无法收回,突出顽劣的群童形象,流露了诗人因自己“老无力”而被孩童欺侮的愤怒心情。“倚杖”二字可以想象出诗人气喘吁吁的神情,“自叹息”抒发了诗人屋破难修的无奈心情,为下文诗人联想到类似处境的无数穷人做了铺垫。

第三部分从“俄顷风定云墨色”到“长夜沾湿何由彻”,共八句,写屋破又遭连夜雨的苦况。“俄顷”两句渲染出暗淡愁惨的氛围,也是诗人愁惨心境的写照。“布衾多年冷似铁”四句,是诗人对现实窘境的描写,足见环境的凄冷。“床头”二句,写大雨给诗人全家造成的灾难,紧接着诗人又写到“长夜沾湿”,不能入睡。诗人彻夜难眠,在雨夜中煎熬着,期盼雨停和天亮的到来。从“安史之乱”以来,诗人背井离乡、穷困潦倒,但即使在这样风雨飘摇的茅屋里,诗人还惦念着国家和人民,自然而然地过渡到全诗的结尾。

第四部分,是全诗关键所在。诗人发自肺腑,直抒感慨,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,风雨不动安如山”,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诗人期盼广厦庇寒士,忧国忧民的情感。“呜呼!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,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”,这是全诗主旨所在,也是本诗的名句,充分表现了诗人舍己为人的高尚风格和崇高境界。

这首歌行体古诗文字朴素,层次清晰分明,表达了诗人关心民间疾苦,忧国忧民的思想感情,充分体现了杜甫诗歌“沉郁顿挫”的风格,表达了诗人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高尚情怀。

杜甫(712—770),字子美,原籍襄阳(今属湖北),迁于巩县(今属河南),唐代杰出的现实主义诗人。早年举进士不第,四处漫游。安史之乱爆发后,杜甫逃至凤翔,谒见肃宗,被任命为左拾遗。后因上疏救房琯,得罪权贵,被贬为华州司功参军。又弃官西行入蜀,定居于成都浣花草堂。一度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中任参谋,晚年举家出蜀,病死湘江途中。杜甫的诗作,展现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全过程,世称为“诗史”。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