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梦令·常记溪亭日暮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
曾记得一次溪亭饮酒到日暮,喝得大醉回家找不着了道路。
常记:时常记起。“难忘”的意思。溪亭:临水的亭台。日暮:黄昏时候。沉醉:比喻沉浸在某事物或某境界中。
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兴尽之后很晚才往回划船,却不小心进入了荷花深处。
兴尽:尽了兴致。晚:比合适的时间靠后,这里意思是天黑路暗了。回舟:乘船而回。误入:不小心进入。藕花:荷花。
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怎么渡,怎么渡?(最终)惊起水边满滩鸥鹭。
争渡:怎渡,怎么才能划出去。争(zen),怎样才能惊:惊动。起:飞起来。一滩:一群。鸥鹭:这里泛指水鸟。

这是一首追忆昔日美好的小令,惜墨如金,却又句句含有深意,为读者描绘了一幅色调明丽、情趣盎然的画面。

起首“常记”二字总领全篇,点明事情留给作者的印象之深。地点在“溪亭”,时间是“日暮”,与后文的“兴尽晚回舟”在时间和地点上形成呼应。“沉醉不知归路”表明作者已经喝得十分醉了,也流露出作者心底的欢愉。后面“误入”一句衔接巧妙,之所以“误”,可能是酒意未消,也可能是回家心切,诙谐有趣中还塑造了一个俏皮活泼的小姑娘形象,更增添了作品的艺术魅力。

随后作者连用两个“争渡”,这本是词牌的要求,却形象地传达了词人急于从迷途中找寻出路的情形,少女笑骂、惊慌的音容笑貌仿佛就浮现在读者眼前。末句“惊起一滩鸥鹭”,是因为“争渡”而惊起满滩的水鸟,衔接自然流畅,同时突出了景致之美。全词在这里突然收尾,给人留下了宽广的想象空间,回味无穷。

全词用词简练,情景交融,既描绘了趣味盎然的少年往事,又塑造了少女天真活泼的形象,富有一种自然之美,极富生活气息。

李清照(1084—1155?),号易安居士,济南章丘(今属山东)人。自幼博览群书,才华横溢。早年家境优越,嫁太学士赵明诚,生活优裕。后金兵入主中原,仓皇南渡,丈夫病亡,境遇坎坷凄苦。她工于诗词。其词清丽婉约,独具特色,被后世称为“易安体”。著有《漱玉词》。其诗作虽留存不多,但篇篇堪称佳作。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