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剪梅·红藕香残玉簟秋

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
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荷已残,香已消,冷滑如玉的竹席,透出深深的凉秋。轻轻的脱下罗绸外裳,一个人独自躺上眠床。仰头凝望远天,那白云舒卷处,谁会将锦书寄来?正是雁群排成“人”字,一行行南归时候。月光皎洁浸人,洒满这西边独倚的亭楼。
红藕:红色的荷花。玉簟(diàn):光滑似玉的精美竹席。裳(cháng):古人穿的下衣,也泛指衣服。兰舟:此处为船的雅称。锦书:前秦苏惠曾织锦作《璇玑图诗》,寄其夫窦滔,计八百四十字,纵横反复,皆可诵读,文词凄婉。后人因称妻寄夫为锦字,或称锦书;亦泛为书信的美称。雁字:群雁飞时常排成“一”字或“人”字,诗文中因以雁字称群飞的大雁。月满西楼:意思是鸿雁飞回之时,西楼洒满了月光。

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花,自顾地飘零,水,自顾地漂流。一种离别的相思,牵动起两处的闲愁。啊,无法排除的是——这相思,这离愁,刚从微蹙的眉间消失,又隐隐缠绕上了心头。
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:意思是彼此都在思念对方,可又不能互相倾诉,只好各在一方独自愁闷着。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:意思是,眉上愁云刚消,心里又愁了起来。

无踪无影,无边无际。相思就是如此,看不见,触不到,却如漫漫春草,长满心中每个角落。不须耕种,不须打理,相思自会长成。生根发芽,开花结果,都悄然无声,让人来不及阻止。相思可以很甜,甜到迷惘;相思可以很苦,苦到断肠。

爱过才知情重,醉过方知酒浓。没有爱过的人不会明白,爱情可以让人生死相许,也就不会明白,离思可以让人愁肠百结。这世上,没有几个人能看透世事,看淡离合变幻。大多数人,都必然要在爱恨情愁的情节里彷徨悲喜。为爱而生的人,就更是难以避开离情别恨。

才思无边的人,常常也情思无边。李清照,我们可以说她是傲世的才女、倾世的红颜,但是她想要的,不过就是简单的幸福,有个人伴着,花前月下,把酒临风,苦雪烹茶,时间煮雨。如果可以,她只想要那些赌书泼茶、红袖添香的静美时光,没有离别之愁,没有相思之苦。但是很遗憾,她所经历的,除了生离,还有死别。

当然,这个秋天,她面对的只是平常的离别。大宋王朝虽然早已听到周围的鼓角争鸣,毕竟河山还没有破碎。命运多舛的李清照,还没有走入那些颠沛流离的岁月。情深意笃的丈夫赵明诚,或许只是与她小别若干时日,可是对她来说,分别之后,即使是片刻,也仿佛经年。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这是相思的滋味。

“月满西楼”。很喜欢这四个字,总会在夜色迷离的时候,随着缥缈的思绪,漫无目的地回到遥远的从前。那些诗意未央的年月,总有红颜西楼望月,看尽千古人间。那些衣袂翩翩的身影,有着无尽的思念,有着难言的寂寞。她们遥望远方,也被远方遥望;她们送别年华,也被年华送别。多年后,美人迟暮,只留给世间沉重的叹息。

若干年前,偶然听到童丽那首《月满西楼》,仿佛回到远方时空下,遇见了兰心蕙质、素手抚琴的女子。温暖柔和的声线、清雅忧伤的旋律,加上古筝泠泠之音,真能让人醉意翩跹。时至今日,这仍是我爱不释手的歌曲,每次倾听,都会在淡淡的忧伤里找到情意。可惜,繁华逐眼的人间,这样的曲调越来越少。古调虽自爱,今人多不弹,真是憾事!

此刻,读着这首词,听着这首歌,我突然间有些恍惚,仿佛回到了九百年前,看到被相思缠绕的李清照,独倚西楼,月光满满,琴声摇曳,独自忧伤。或许,那个秋天,写这首词的时候,相思满怀的李清照,真的也会弹琴,也会将所有心事赋予琴声。

“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”这是个寒意袭人的秋天,住在这里,任何人都会感到凄凉。这样的时节,荷已残,香已消,整个世界似乎只剩无边落木、漫天衰草。此时,若有离愁在心,滋味可想而知。

但是,李清照实在没有办法。秋意再浓,思念再深,她也无处逃避。不久之前,她的日子还不是这样。黄昏月下,诗酒流连,无数人憧憬这样的画面,却也只能憧憬。可是对于李清照与赵明诚来说,这只是寻常的生活。可即使是这样幸福的两个人,也要经受离别的苦楚。于是这样的秋天,李清照只能独自饮下凄凉的西风。冰凉如玉的枕席,辗转难眠的长夜,她都必须凄然面对。

花开花落,虽是自然现象,却也映衬着悲欢离合;枕席生凉,虽是肌肤触觉,却也牵连着内心凄寒。面对无边秋意,思念无处诉说,愁绪万千的李清照,能想到的办法,只有走出去,面对外面的世界。尽管外面也是秋意浓浓,至少那里山川开阔、云水相依。

泛舟湖上,远离喧嚣。旧时文人,总是向往这样的生活。事实上,他们也的确常常远离人群,来到湖山之间,云水相伴,草木为邻。诗情画意,都在这里。他们喜欢那份悠然自得。诗性的李清照,定然也是乐此不疲。所以,这个日子,她如平常那样,来到水边,登上小舟,只为觅得几分安恬。

“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”词人独上兰舟,本想排遣离愁;可是怅望云天,偏起怀远之思。泛舟湖上,有人能找到快意,有人能寻得悠然,更有人能顿悟人生。可是对于此时的李清照来说,独自泛舟,实在没有闲逸可言。

因为惦念,所以愁怀。这样的日子,遥望云空,便有了雁足传书的遐想。她多想,南归的鸿雁,可以将她的思念带到远方。显然,这样望断天涯、神驰象外的情思和遐想,不分白日或月夜,也无论在舟上或楼中,都是萦绕于词人心头的。可是,许多个日子,她心中的感觉,却如郑文妻孙氏《忆秦娥》所写的那样:“日边消息空沉沉,画眉楼上愁登临。”

清秋时节,无言独上西楼,谁都知道其中的况味。秦观说,困倚危楼,过尽飞鸿字字愁;冯延巳说:明月,明月,照得离人愁绝;李益说:从此无心爱良夜,任他明月下西楼。同样的月光,同样的离愁,诉说千年,无人可解。很显然,可以化解这月下相思之苦的,只有远方被思念的那个人。

“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”徘徊月下,离思缠绕,最容易让本就多愁善感的女子胡思乱想。水流花谢,两处无情。即使是温暖的春天,也会让人忍不住感伤,何况此时是秋日,落花静默,秋月无言,词人便莫名地生出了无尽的悲凉。韶华易逝,红颜易老,这就是她悲凉的原因。相聚之时,花前月下,无边欢喜,于是几乎忘记了落花流水的无奈。可是此时,离恨无处遣送,这样的感伤也就飘然而来,不尽不止。

在写自己的相思之苦、闲愁之深的同时,敏感的词人坚信,远方那人也是如此,被离愁别绪缠绕着,避无可避。其实,这样的心理许多人都有过。罗邺说:江南江北多离别,忍报年年两地愁;韩偓说:樱桃花谢梨花发,肠断青春两处愁。写下这些诗句的时候,作者与此时的李清照,境况何其相似!李清照知道尽管天长水远,锦书未来,但是两地相思之情别无二致,情爱之笃,信任之深,尽在词句之中。

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人隔千里,断雁无凭,所以离愁无法消除,刚从微蹙的眉间消失,又隐隐缠绕上了心头。即使是九百年以后,这样的句子,仍时常被人们说起。不论何年何月,相思总是这样,无边地生长,疯狂地蔓延,剪不断,理还乱。

只因爱情太美,如春花绚烂、秋月无边,所以人们都害怕离别。可是世间之事,有起就有落,有聚就有散。花开花谢,月圆月缺,都是寻常之事。很多东西,纵然你万千不舍,也总要淡出你的世界。离别之后,除了相思,恐怕是无计可施。而我们又知道,相思若是开花,瞬间便能开到远方,那是两处天涯。

李清照(1084—1155?),号易安居士,济南章丘(今属山东)人。自幼博览群书,才华横溢。早年家境优越,嫁太学士赵明诚,生活优裕。后金兵入主中原,仓皇南渡,丈夫病亡,境遇坎坷凄苦。她工于诗词。其词清丽婉约,独具特色,被后世称为“易安体”。著有《漱玉词》。其诗作虽留存不多,但篇篇堪称佳作。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