卜算子·咏梅

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
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
驿站之外的断桥边,梅花孤单寂寞地绽开了花,无人过问。暮色降临,梅花无依无靠,已经够愁苦了,却又遭到了风雨的摧残。
驿(yì)外:指荒僻、冷清之地。驿:驿站,供驿马或官吏中途休息的专用建筑。断桥:残破的桥。一说“断”通“簖”,簖桥乃是古时在为拦河捕鱼蟹而设簖之处所建之桥。寂寞:孤单冷清。无主:自生自灭,无人照管和玩赏。更:副词,又,再。著(zhuó):同“着”,遭受,承受。更著:又遭到。

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梅花并不想费尽心思去争艳斗宠,对百花的妒忌与排斥毫不在乎。即使凋零了,被碾作泥土,又化作尘土了,梅花依然和往常一样散发出缕缕清香。
无意:不想,没有心思。自己不想费尽心思去争芳斗艳。苦:尽力,竭力。争春:与百花争奇斗艳。此指争权。一任:全任,完全听凭;一:副词,全,完全,没有例外。任:动词,任凭。群芳:群花、百花。百花,这里借指诗人政敌──苟且偷安的主和派。妒(dù):嫉妒。零落:凋谢,陨落。碾(niǎn):轧烂,压碎。作尘:化作灰土。香如故:香气依旧存在。

这是一首托物言志的词作。词人以梅花自喻,表达了自己虽身处逆境,但仍坚持孤高品格,不落世俗的高尚节操。

上片集中描写梅花处境的艰难。首句点出梅花生长的地方——驿外断桥边。词人曾称赞梅花是“花中节气最高坚”的花,这样脱俗的梅花没有开在富贵名园中,却开在荒无人烟的郊外断桥边,无人料理,也无人欣赏,孤清之情不言而喻。次句以“寂寞开无主”进一步表明此株梅花备受冷落、孑然一身的凄凉境地。接着两句更进一步,写梅在此地独自伤愁,这与前文“寂寞”一词相呼应,不仅如此,“更著”一词再进一步,写梅花还要饱受风雨催逼,直言梅花命运的坎坷,但是即便环境如此恶劣,梅花还是依旧开放。

上片中,词人先抑后扬,通过环境的烘托,表现出梅花极强的抗压性,流露出词人对它的喜爱之情。

下片词人以梅花自喻,托梅寄志。首句写梅花开得最早,是它迎来了春天,但是它却无意与春天绽放的百花争艳。词人将梅花与百花做比,用百花斗艳衬托梅花的孤高脱俗。接着次句词人将“群芳”赋予人性,说它们争春斗艳,对梅花怀有妒心,但梅花却“一任”它们去嫉妒,毫不理睬。词人明写群芳、梅花,实则以花喻人,表现出词人如梅花般孤高,绝不与那些媚俗、争宠之人为伍的坚贞、高洁。

结尾两句总结全词。“零落”表现出梅花饱受风雨摧残,最终凋落的命运;“成泥”写梅花与地上的泥土混在一起,辨不出花的模样;“碾作尘”再言梅花命运的坎坷悲惨,都已经化成泥了,但仍要承受重压,最终化作尘土。即便如此,梅花依然傲然高洁,且看它化为凡尘却“只有香如故”。末句振起全篇,一扫前文阴霾,将梅花的美好深深刻入人们心间,挥之不去。

陆游(1125—1210),字务观,号放翁,越州山阴(今浙江绍兴)人,南宋著名爱国诗人。其一生笔耕不辍,今有九千余首诗作传世,辑为《剑南诗稿》。著有《渭南文集》、《老学庵笔记》等。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