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奴娇·赤壁怀古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
大江浩浩荡荡向东流去,滔滔巨浪淘尽千古英雄人物。
大江:指长江。淘:冲洗,冲刷。风流人物:指杰出的历史名人。

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
那旧营垒的西边,人们说那就是三国周瑜鏖战的赤壁。
故垒:过去遗留下来的营垒。周郎:指三国时吴国名将周瑜,字公瑾,少年得志,二十四为中郎将,掌管东吴重兵,吴中皆呼为“周郎”。下文中的“公瑾”,即指周瑜。

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
陡峭的石壁直耸云天,如雷的惊涛拍击着江岸,激起的浪花好似卷起千万堆白雪。
雪:比喻浪花。

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
雄壮的江山奇丽如图画,一时间涌现出多少英雄豪杰。

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
遥想当年的周瑜春风得意,绝代佳人小乔刚嫁给他,他英姿奋发豪气满怀。
遥想:形容想得很远;回忆。小乔初嫁了(liǎo):《三国志·吴志·周瑜传》载,周瑜从孙策攻皖,“得桥公两女,皆国色也。策自纳大桥,瑜纳小桥。”乔,本作“桥”。其时距赤壁之战已经十年,此处言“初嫁”,是言其少年得意,倜傥风流。雄姿英发(fā):谓周瑜体貌不凡,言谈卓绝。英发,谈吐不凡,见识卓越。

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(樯橹 一作:强虏)
手摇羽扇头戴纶巾,谈笑之间,强敌的战船烧得灰飞烟灭。
羽扇纶(guān)巾:古代儒将的便装打扮。羽扇,羽毛制成的扇子。纶巾,青丝制成的头巾。樯橹(qiánglǔ):这里代指曹操的水军战船。樯,挂帆的桅杆。橹,一种摇船的桨。“樯橹”一作“强虏”,又作“樯虏”,又作“狂虏”。《宋集珍本丛刊》之《东坡乐府》,元延祐刻本,作“强虏”。延祐本原藏杨氏海源阁,历经季振宜、顾广圻、黄丕烈等名家收藏,卷首有黄丕烈题辞,述其源流甚详,实今传各版之祖。

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
我今日神游当年的战地,可笑我多情善感,过早地生出满头白发。
故国神游:“神游故国”的倒文。故国:这里指旧地,当年的赤壁战场。神游:于想象、梦境中游历。“多情”二句:“应笑我多情,早生华发”的倒文。华发(fà):花白的头发。

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(人生 一作:人间;尊 通:樽)
人生犹如一场梦,且洒一杯酒祭奠江上的明月。
一尊还(huán)酹(lèi)江月:古人祭奠以酒浇在地上祭奠。这里指洒酒酬月,寄托自己的感情。尊:通“樽”,酒杯。强虏:强大之敌,指曹军。虏:对敌人的蔑称。

这首词写于词人谪居黄州,游黄冈赤壁矶之时,是一首抚今追昔的怀古词。

上片开篇两句纵贯古今,气势恢宏,唤起人们对历史的追思;接着两句点明怀古之地——赤壁,并特指“三国周郎”,为下文怀古抒情做铺垫。下三句描绘赤壁雄伟壮丽的景色,意境开阔,给人激昂向上之感;结尾由景及人,引出下文。

下片紧承上文,歌颂了三国赤壁之战的灵魂人物——周瑜,栩栩如生的描写,衬托出其卓越的才能和战功,抒发了词人对周瑜的钦佩;接着由彼及己,词人以强烈的对比衬托出自身壮志未酬的郁闷和感伤,并以“华发早生”自嘲;结尾两句抒发了词人对于年华虚度的悲叹。

全词俯仰古今,雄浑苍劲,大气磅礴,荡气回肠,是豪放词风的代表作,也是一曲千古绝唱。

苏轼(1037—1101),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属四川)人。仁宗嘉祐二年(1057)进士,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合,自请外调,后受“乌台诗案”所累,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。哲宗时又被贬到惠州、詹州。徽宗即位,苏轼回归北上,途中死于常州,追谥文忠。苏轼是一个全才,诗词书画样样精通。其文纵横恣肆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;其诗清新自然,豪爽刚健,与黄庭坚并称“苏黄”;其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。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