虞美人·春花秋月何时了

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春花秋月何时了?往事知多少。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这年的时光什么时候才能了结,往事知道有多少!昨夜小楼上又吹来了春风,在这皓月当空的夜晚,怎承受得了回忆故国的伤痛。
了:了结,完结。砌:台阶。雕栏玉砌:指远在金陵的南唐故宫。

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(雕栏 通:阑)
精雕细刻的栏杆、玉石砌成的台阶应该还在,只是所怀念的人已衰老。要问我心中有多少哀愁,就像这不尽的滔滔春水滚滚东流。
应犹:一作“依然”。 朱颜改:指所怀念的人已衰老。 君:作者自称。能:或作“都”、“那”、“还”、“却”。

此词是李煜的代表作,大约作于李煜归宋后的第三年,全词刻画了强烈的故国之思,相传也是词人的绝命词。这首词通过今昔交错对比,寓景抒情,流露出词人不加掩饰的悲痛,是千古传诵的名篇。

“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”,全词以问起。“春花秋月”最容易勾起人们美好的联想,却引起词人深深的惆怅,词人不禁发问:这美好的情景何时才能结束呢?回首往昔,生活无限美好,对比今日的惨淡,引起词人无限的伤感。“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,小楼又一次被风吹拂,引起作者“不堪回首”的嗟叹,生出对故国不尽的怀念。一个“又”字,表明此景经常出现,让词人难以忍受的凄楚之感跃然纸上。

“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”,想象中,故国的宫殿应都还在,然而物是人非,丧国的宫女朱颜都已改变,“朱颜”一词在这里象征过去一切美好的事物。最后,词人的满腔幽愤再难控制,发出“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的慨叹,在词人的心中,重重的哀愁就如无边春水,滚滚东流,无穷无尽,显示了愁恨的悠长深远,将愁思形象化、具体化,从而具有更强的艺术感染力,更容易引起读者共鸣。

全词抒写亡国之痛,语言清新,哀伤入骨,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词人曲折回旋的哀愁。其结句“一江春水向东流”更是以水喻愁的名句。

李煜(937—978),字重光,号钟隐,南唐后主,著名词人。于宋建隆二年(961)在金陵即位,在位15年,一直过着苟且偷安的富足生活。直到宋开宝八年(975),南唐被宋所灭,他被俘到汴京,在过了两年多囚徒生活后,被宋太宗赐死。李煜的词按南唐灭亡前后分为两个时期,前期的词多写宫廷豪华奢靡的生活,没有太大价值;后期的词以感叹亡国为主,多首词作堪称经典,脍炙人口。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