蒹葭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大片的芦苇青苍苍,清晨的露水变成霜。我所怀念的心上人啊。就站在对岸河边上。
蒹:没有长穗的芦苇。葭:初生的芦苇。苍苍:茂盛的样子。下文“萋萋”“采采”义同。为:凝结成所谓:所说,这里指所怀念的。伊人:那个人。在水一方:在河的另一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逆流而上去追寻她(他),追随她(他)的道路险阻又漫长。顺流而下寻寻觅觅,她(他)仿佛在河水中央。
溯洄(sù huí)从之:意思是沿着河道向上游去寻找她。溯洄:逆流而上。从,追,追求。阻:险阻,难走。溯游:顺流而涉。游,通“流”,指直流。宛:仿佛。

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
芦苇凄清一大片,清晨露水尚未晒干。我那魂牵梦绕的人啊,她(他)就在河水对岸。
萋萋:茂盛的样子,文中指芦苇长的茂盛。人教版为“萋萋”,苏教版为“凄凄”。晞(xī):晒干。湄(méi):水和草交接之处,指岸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
逆流而上去追寻她(他),那道路坎坷又艰难。顺流而下寻寻觅觅,她(他)仿佛在水中小洲。
跻(jī):升高,这里形容道路又陡又高。坻(chí):水中的小洲或高地。

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
河畔芦苇繁茂连绵,清晨露滴尚未被蒸发完毕。我那苦苦追求的人啊,她(他)就在河岸一边。
采采:茂盛的样子。已:止,这里的意思是“干“,变干。涘(sì):水边。

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
逆流而上去追寻她(他),那道路弯曲又艰险。顺流而下寻寻觅觅,她(他)仿佛在水中的沙滩。
右:迂回曲折。沚(zhǐ):水中的小块陆地。

秋天,让人想起秋水长天,也让人想起断肠西风;让人想起炊烟袅袅,也让人想起晓风残月。无论是哪里的秋天,总会带着几分凄凉。毕竟,碧云天、黄叶地铺陈的秋色图里,落寞的诗人酒入愁肠,却化作了相思的几行清泪。这个与离别有关、与相思有染的季节,到底还是让人憔悴,也让人悲苦。

那个迷离的清晨,诗中的男子将天空和大地打扫干净,安静地来到水边,将自己摆放在霜露凝重、草色凄凄的深秋里。是的,这是个寻常的深秋之晨,没有春天的百花鲜妍,没有夏日的凉风习习,没有冬日的飞雪连天,只有满眼的苍茫,映衬着他漫长的心事。他是个痴情的男子,或许,他已经来过这里千百次,每次都只是独自怅惘,却从未改变心意。“痴情”二字,装饰了多少沧海桑田的故事。

可以说,这首诗里的伊人,就是人生的至美至高境界和理想,就像雪山上的雪莲花。要泅渡无数河流、翻越无数山峰,才可能达到那个境界,自会有许多人望而却步,但是也有人矢志不移,在漫长的路上上下求索,就像虔诚的朝拜者。为了寻得梦里的雪莲花,纵是受尽凄风苦雨又何妨!人生在世,到底还是需要几分勇气、几分忍耐的。那些遇见风雨便忘记远方、忘记梦想的人,又怎能看到最后的渔火灯帆呢!

不过,我还是更愿意简单地读这首诗,看这幅画。因为那个缥缈的意境,诗中的那位女子,便显得清丽脱俗,不惹尘埃。她临水而居,与白云清风为伴,与花草树木为邻,在那片自由的天地里,她是她自己的风景,也是斜阳草树、山水云烟的风景。想必,她也像两千多年以后的柳如是那样,这样想过: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

不食人间烟火。对于这个女子,我只能这样形容。她就像是生活在古墓里的小龙女,不问世事,不知尘俗,不理沧桑,不思爱恨。她只有自己,又或者,她拥有世间的一切。傲然,却又平静如水;孤绝,却又恬淡如月。这样的女子,属于红尘,却又远离红尘。似乎,世间所有的爱恨离别、所有的起落浮沉,都与她无关。

她不需要谁问候,不需要谁关照。点上心中的莲灯,读书抚琴,种草养花,任流光飞逝,她只需这无人惊扰的浮世清欢。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女子,才配得上那样的境界: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

而此时,水边的那个男子,却在默默地寻找她的身影。这个秋风瑟瑟的清晨,为了心中那份难以割舍的思念,他将自己孤单地安置在这里,徘徊不已。或许,只是因为在某天同样的清晨,他偶然间见过那个女子,从此便为她魂不守舍。都说无情不似多情苦,但是爱情这东西,是透心地甜蜜与忧伤,谁又能在遇见让自己春花绚烂的人时忍住那份悸动呢?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只是匆匆地照面,他就认定了爱的方向。想必他也知道,那个月光般的女子,未必能回报他只言片语,但他停止不了这份爱恋。日子越长,他的思念就越深。于是他总是独自来到这里,希望自己的梦中仙子能从水中飘然而来,哪怕只是向他盈盈一笑。春秋已经变换了多次,他仍旧希冀着,梦幻着。

看着无情流去的河水,他忍不住有些悲伤。但是一想到伊人秀美的容颜、嫣然的笑意,他就止不住地欣喜。那是他此生遇见的最美风景,所以为了再次领略,他宁愿孤单思念,宁愿将自己刻成等待的雕像,永远立在水边,和那梦中的女子隔水而居。

这样的深秋,人间静谧无声。男子寻觅的脚步丝毫没有打乱秋天的节奏,满地的落叶仍旧默然祭奠着人间的爱恋。而他,甚至无可祭奠。他满载爱恋的心事无人知晓,上下求索也不过换来满世界的荒凉。但他的脚步仍未停止,他仍在那迷离的画卷里踯躅,痴心不改。

那个女子,就在她静止的时光里绽放。她只想独自绽放,她的内心,不会因为谁的探求和欣赏而泛起涟漪。她未曾出现在这首诗营造的画面里,却又分明就在那里,身影飘逸在云水之间。不管她是否知道那个男子的心意,她只能默然以对,尘世在她眼中如同浮云,她想要的只是安静地生活,清淡地度日,诗化流年。

思念太深,容易成狂。此时那个男子,因为长久寻觅而不可得,于是眼前出现了幻象。恍惚间,伊人就在水中;恍惚间,伊人就在沙洲。她就在不远处,冲着他浅浅地笑着,裙带生风。可是,她并不靠近,她只在他恍惚的思绪里。于是转眼间,她又淡出了他的视野,仿佛流星掠过。这样的秋天,这样的清晨,竟有几分黯然销魂的味道。

有时候,万水千山也不算遥远;有时候,咫尺之间却远隔天涯。世间的情缘与爱恋,最是难以言说。当时光已经陈旧,那些往昔的爱恋仍是剪不断理还乱。爱情的滋味,算来也不过是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无论如何,这样的爱恋总让人伤神: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要知道,在水一方,也便是在远方,在天涯,那是心的距离。

好书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