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雎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关关和鸣的雎鸠,相伴在河中的小洲。那美丽贤淑的女子,是君子的好配偶。
关关:象声词,雌雄二鸟相互应和的叫声。雎鸠(jū jiū):一种水鸟名,即王鴡。洲:水中的陆地。窈窕(yǎo tiǎo)淑女:贤良美好的女子。窈窕,身材体态美好的样子。窈,深邃,喻女子心灵美;窕,幽美,喻女子仪表美。淑,好,善良。好逑(hǎo qiú):好的配偶。逑,“仇”的假借字,匹配。

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参差不齐的荇菜,从左到右去捞它。那美丽贤淑的女子,醒来睡去都想追求她。
参差:长短不齐的样子。荇(xìng)菜:水草类植物。圆叶细茎,根生水底,叶浮在水面,可供食用。左右流之:时而向左、时而向右地择取荇菜。这里是以勉力求取荇菜,隐喻“君子”努力追求“淑女”。流,义同“求”,这里指摘取。之:指荇菜。寤寐(wù mèi):醒和睡。指日夜。寤,醒觉。寐,入睡。又,马瑞辰《毛诗传笺注通释》说:“寤寐,犹梦寐。”也可通。
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追求却没法得到,白天黑夜便总思念她。长长的思念哟,叫人翻来覆去难睡下。
思服:思念。服,想。 《毛传》:“服,思之也。”悠哉(yōu zāi)悠哉:意为“悠悠”,就是长。这句是说思念绵绵不断。悠,感思。见《尔雅·释诂》郭璞注。哉,语气助词。悠哉悠哉,犹言“想念呀,想念呀”。辗转反侧:翻覆不能入眠。辗,古字作展。展转,即反侧。反侧,犹翻覆。

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参差不齐的荇菜,从左到右去采它。那美丽贤淑的女子,奏起琴瑟来亲近她。
琴瑟友之:弹琴鼓瑟来亲近她。琴、瑟,皆弦乐器。琴五或七弦,瑟二十五或五十弦。友:用作动词,此处有亲近之意。这句说,用琴瑟来亲近“淑女”。

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参差不齐的荇菜,从左到右去拔它。那美丽贤淑的女子,敲起钟鼓来取悦她。
芼(mào):择取,挑选。钟鼓乐之:用钟奏乐来使她快乐。乐,使动用法,使……快乐。

爱情故事里,有花前月下,也有花落成冢;有携手芳丛,也有独步清秋。“爱情”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两个字,你梦想与所爱之人煮酒黄昏、渔舟唱晚,或许它给你的却是灯火阑珊、两处凄迷。梦越是美好,结局就越可能让人惆怅。爱情虽美,却也敌不过沧海桑田。

夕阳西下时分,再次读这首诗,仿佛走入那片沙洲,看最美丽的爱情在三千年前的时空里,静静地发生。尽管已读过无数遍,心头却仍有感动。其实爱情原本可以那样简单而纯净,不需任何渲染和刻画。我在我的年光里,你在你的岁月中,相遇在遥远的路上,我们相信这是久别重逢。轮回很远,而我们蓦然相遇,于是打开心扉,让爱情住进去。或许,不须地久天长,只须珍存相见时刹那的欢喜。

没有华丽的词句、繁杂的铺陈,爱情的甜苦与喜忧却跃然诗中。或许正是没有刻意雕琢,便少了许多浮华与空洞。最真实的生活,往往就是最美的景致,值得我们仔细品读。只不过,几千年后,人们习惯了戴着面具生活、戴着眼镜观察,于是便忘记了生活原本的纯净与美好。月白风清,如果静心去感受,自能了悟其中的妙处。可是繁华之中,又有几人能静下来去端详月光、触摸微风?时光其实从不陈旧,人心和人性却在时光中渐渐老去和变迁,最终连真实的自己都找寻不见。

我在想,如果不能静下来,澄清自己的内心,最好不要走入《诗经》。那是一片宁静的田园,花香满径、山水相依。若带着俗念闯入,定会惊扰那些风景与情致。《诗经》的天地里,没有喧嚣与虚妄,有的是纯粹与清澈。纵然是孤独和悲伤,也带着几分清意,这便是美丽的哀愁。

世间许多相逢,最终都以无奈的离别收场,缘分永远是无解的谜题。纵然能相逢于人海,若缘分注定只能共看今宵明月,又怎能苛求永远携手红尘!人生如梦,梦里的春花秋月,我们都无法挽留。我们能做的只是淡看聚散离合,如此而已。

不过这首诗却没有重复情深缘浅的剧情。诗的最后,男女主人公结成了连理,想必那日他们都无比欢喜,只因在茫茫尘世与倾心之人没有擦身而过。有情人终成眷属,无论如何都让人艳羡和感动,毕竟漫长的沧桑里,有过太多悲欢往事。从那天开始,她为他舀起流水,煮出酒香;他为她拨动琴弦,摇曳月光。

现在让我们回到相逢的那日。那是个安静的午后,风轻云淡。青年在清流之畔悠然徘徊,听着远处沙洲上鸟儿的对唱,几许落寞,几许感伤。他不曾想到,他会在那日遇见生命中最美的风景;他不曾想到,三生石上早已刻好的缘分会在那日兑现。他只是茫然地听着鸟鸣,看着山水,悲喜自知。

但是世间事谁都无法预料,蓦然回首的刹那,谁知道是霓虹闪烁,还是烟雨凄迷。突然间,那明媚的女子飘入了青年的眼帘。她就像从莫名的远方飘然而来,催开了青年心底所有的花朵与梦幻。她在她的阳光下,顺水采摘荇菜,没有悲伤,也没有怨艾,只有青春时节无人知晓的心事。或许,她也看到了他,而不远处此起彼伏的鸟鸣,似乎也让这美丽的女子若有所思。但她安静如初,仿佛心底没有半点涟漪。

青年却早已痴迷。悸动在心,无可遮掩。眼前的女子,分明已在梦里见过。那恬淡的面容,姽婳的身姿,都似曾相识,于是他不舍得移转目光,像在欣赏一幅精致的画。对于我们来说,她在水中采摘荇菜,衣袂翩翩,纤手轻轻,而他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她,神情恍惚,潋滟的水光连着那段美丽的相逢故事。这何尝不是最美的画卷。

是的,摊开这幅画卷,就能看到爱情在三千年前的模样。于千万人之中,千万年时间的无垠荒野,遇见对方,在彼此最美的年华。于是心中蓦然间芳草萋萋,生发出按捺不住的欢喜;却又不知该如何,只能远远地望着,游思万千。原来,那时的爱情与如今也没什么两样,男欢女爱的故事,经历过几千年时光的磨洗,仍是最初的色彩。只是,那时的爱情多了几分清淡,如今的爱情多了几分浮躁。

不知为何,每次读这首诗总会想起江南,想起若耶溪,想起采莲的女子。总觉得,诗中的女子便是从江南青石板小巷里走出,划着小舟到那片荇菜之间的,静婉与明媚都不言而喻。她在那里,便能让人流连忘返。王昌龄在《采莲曲》中这样写道:“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。乱入池中看不见,闻歌始觉有人来。”或许,正是那清澈的歌声,牵引了青年的目光,于是他如梦如痴。

或许他表达过爱情,但那矜持的女子只是淡然浅笑,没有给他答复。那天看那如梦女子飘然而去,他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与希冀。他盼望着能与她再见面,盼望着花好月圆。而这样的盼望,很快就成了落寞与忧伤。他无尽地想念着,每个白天、黑夜。其实我们都能体会,午夜梦回的时候,想起某个人,若不是甜蜜悄然而生,便是悲伤不绝而来。他甚至难以入睡,难眠的长夜,思念让他憔悴不堪。夜长得好像没有尽头。

爱情,是最让人无助也最让人充满力量的东西。爱能让人上天入地,我感动于这句话,也常觉得,世间那些践踏爱情的人实在愧对“相逢”二字。纵然不能相守,遇见过,欢乐过,便值得铭记于心,永生不忘。

终于,青年想到了办法。他确定,为了心底的爱情,他愿意付出所有。同样的午后,同样的场景,他为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子,拨动了琴弦。隔着几千年的时光,似乎仍能听到那琴声里的百转千回。想必女子青春的心扉早已萌动,但是直到那日,她才接受了他的情意,然后就有了那个完满的结局。他们没有辜负那场相逢,没有辜负前生的约定,如果有前生的话。

朴素却也浪漫,就是这首诗给我的感觉。三千年前美丽的爱情依旧让人感叹不已,不仅因为最后的美好结局,还因为在漫长的独自等待中那种不舍不弃。尽管云水之恋也很美,但是若彼此有情,就算千山万水也不应放手。遥遥望去,他们在月下黄昏,青梅煮酒,也煮着似水流年。

好书推荐